康泥拌鮭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我是不吃康水仙的

关于The world的一个脑洞


☆纯属瞎掰,请勿深究,其实我也不懂

如果时停发动的时候实质上使用者本人在进入时停空间时依然无法脱离三维的判定并对三维现实可以直接干涉,那么在时停空间移动时能够观测到的应该是这样的——
比如dio从时停开始,从楼上跳下来,走到乔瑟夫面前,并向他丢刀子这一幕就会变成→从时停开始的地方一直到乔瑟夫的面前,会有一长串dio的残影留在那里。
包括丢出去的刀子从拿出来到丢出去也是有一串和轨迹同步的残影。
总之就像四部op3那个样子x
因为在时停时就相当与完全处在同一时刻,反过来说就是在完全相同的同一个瞬间,能观测到从楼上一直到乔瑟夫面前都有dio存在。
但时停结束,时间开始流动时,能观测到的就只有dio走到的最后位置,就像电脑重新变得流畅的时候留下来的bug一样的玩意就没有了,所以现实的人看来是没有区别的。(也就是说花花还是要死的,烧纸)
然而,在这种判定下有另一个可以进入时停的人那就很好玩了。
在时停里虽然走过的地方会留下残影,但实际上这些残影又确实是存在的记录,虽然可以分成无数帧,但在这条痕迹上随便在中间捕捉哪个点,都是一个真实的dio。
但是这些“真实的dio”并不能作为分身使用,因为意识同样和在那里的dio一样,作为“此时此刻在想什么”被记录,所以无法使用。正在流动的意识只能跟着最前面的哪个dio的移动陆续创造新的记录。
总之就是,虽然不能动,但后面的这一串毫无疑问全都是dio本人。
这时空间里放了一个承太郎进来。
当然承太郎同款时停活动肯定也是遵循这个规则的,承太郎也是会被记录存在轨迹的。
但关键是承太郎和dio都是可以干涉实物也可以互相干涉的。那这时候如果有一方留下来的轨迹被对方锤了呢?
在这种全部痕迹都是本人的情况,如果另一个不同的存在与在这里的存在冲突,毫无疑问是不可能允许在一个地方同时存在的,两个不同的人绝对不会在同一位置重叠。就算在时停中按照常识计算的时间,直接理解会是“攻击迟了一步”,但实际上因为是时停,无论先手后手其实都是同时发起的,比如dio走之前是1分01秒,用常识计算5秒钟dio跑出了60米远,但其实在60米远的地方依旧是1分01秒,那么承太郎在dio已经逃跑后对起点处的dio的记录发起攻击,这依然是1分01秒挥出的拳头。那么1分01秒发起的攻击被1分01秒的dio收到,即判定是“dio在1分01秒受到攻击”,那么不论dio跑多远他都还是被打到了。因为动作发出理论上没有时间差。
虽然动作发出没有时间差,但是因果却是依旧存在的,先走过哪里才能后走到哪里这个事实也不会改变。
那么这之后产生的结果就有点难以想象了……目前可以想到的后果有这几种:
1.记录被打歪,整个轨迹全部倾斜/旋转/移动
2.照本体判定,肉体被直接伤害,轨迹上的全部记录包括在最前面运动的新记录全部同步受到完全一样的伤害。
3记录所代表的资料被打碎,造成记录损失,大概时停结束后会突然经历一瞬间死掉的感觉然后回过神来记忆出现一段空白。
4.因果改变,因为同一时间记录没有主次之分,全部都是本体,或许从被干涉的记录之后的记录全部抹消,意识前端飞回这段记录重新记录,或者直接是倒退回到这段记录发生的时候,就像大幅度撤销作画步骤之后回到某一步重新进行。毫无疑问会失去被撤销的步骤的记忆,思维也是从被退回来的地方重新发展,就像作画软件之类的东西撤销几笔之后重新画一笔,就找不回之前画过的那几笔了,所以被干涉的一方并不会察觉到记忆断层或者思维跳跃,它是连贯进行的。
当然自己也不能对自己的记录出手,就像贪吃蛇可以不停的变长但不可以吃到自己一样。
但是不管是以上哪种情况发生,一旦时停开始,时停期间打架的话承太郎和dio都必须尽量避免后退或逃跑,因为不论做什么都会增加记录,而记录绝对是致命弱点,要不把记录暴露给对方的话就只有面对面往前冲互殴这个选择了,不然要挽救的话只有解除时停,时间流动开始才能抛弃记录。
虽说记录是相当累赘的东西,但实际上还是能想到一种利用方式的。
比如承太郎可以在dio开始时停的瞬间让白金之星在自己的面前迅速反复横移,形成几层记录墙,然后最前端的白金之星在某处停住,这样dio(大概)就不知道白金之星会从哪里进攻。
然而替身虽然可以免疫普通物理攻击,即使是记录也可以挡住飞刀,但是承太郎并不能通过造白金记录墙来挡住飞刀,因为只有在时间开始流动时飞刀才会飞过来,这时候记录全部因为过时而消失,所以不可能指望记录墙进行防御。所以飞刀那段承太郎会遇到的事情大概会是一样的。
然而后面就没这么简单了。
之后dio被承太郎打中脑袋浇了汽油准备被烧的时候时停爬去抓车,然而承太郎还能动两秒,如果dio没能在承太郎打爆他的记录之前摸到车解除时停的话,他就要凉在那里了,吸老二毒血不会有的,high屌不会有的,压路机不会有的。
但是如果dio走到了逃跑路线,反过来追杀承太郎的话,凉的怕就是承太郎了。
最后一次时停只要dio初始记录在承太郎两秒内摸不到的地方,然后dio去拿压路机,就算承太郎后来时停逃出来,压路机压爆承太郎记录的话承太郎还是要凉。而且在时停易手的一瞬间dio就会注意到自己从大老远带着压路机过来的这么一长串巨大的记录突然清了,这提妈肯定不是自己的时停啊!那就没有dio站在压路机上白费活动时间的事了。那决战这场承太郎要赢就变得很艰难了,基本胜利条件就是比谁时停cd短又能在及时抹消记录的前提打爆对面的记录或本人。毫无疑问这种战斗极其耗费替身能量和体力,承太郎一个普通人类基本是不可能苟得过dio的。除非dio突然操作智熄。
所以承太郎只有在最开始就不抱着为了不留遗憾而折磨dio的想法而是选择一有机会就下死手才有可能在那次装死的机会打爆dio,这个机会错过了基本就是凉了。
不过这个设定虽然会让时停玩家打的更提妈赤鸡,但是之后只有承太郎一个会时停就没区别了。
不过可以借这个时停机制来搞一些奇妙的……艺术?毕竟时停专属卡壳风景x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