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泥拌鮭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其实我是不吃康水仙的

(脑子里进了乔纳森的承太郎。)
那天帮花京院拔出肉芽时不慎被肉芽扎中。然后你看见了百年前的风景。
这是只个开头,之后还不断涌现碎片化了的记忆。
碎片互相连接。你知道了越来越多的事情。
一年的记忆,五年的记忆,十年的记忆。
你偶尔在某处望一眼,有一种莫名的既视感,然后又回忆起了一些琐碎的事情。
……回忆?为什么要用回忆这个词。
于是便越发的分不清楚,你到底是知道了,还是想起来了。
波鲁那雷夫说不习惯你这张和善的脸,花京院典明说你难得变得懂了礼节。
而你为了反驳外公脱口而出的一声乔瑟夫暴露了问题。
“我爷爷的记忆?!”你看着乔瑟夫抱头大喊着OMG,心里浮起来的是两种想法。
“聒噪的老头”“不绅士的孩子”
在那里的究竟是一个人,两个人,还是“同一个人”
你不知道,也没人回答。
给你契机的是家人和挚友,给你答案的是脚下的DIO。
因为你始终不是乔纳森,本来就没有什么乔纳森,到头来只是个拿到台本入戏太深的表演者而已。
因为你做不到他那样宽容。也不能理解他的宽容。
从今天起生出憎恶与仇恨这种情绪的只有在这里的空条承太郎,而不是抱着迪奥死在火海的乔纳森。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