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鳕鱼酱佐烟熏鲑鱼丁

买不到银鳕鱼酱的话,芥末蛋黄酱也不错

一个关于自家大乔的私设(脑洞?)

一部结束后,乔纳森还活着,因为身体还活着,他没法死去,但实际上真正属于他的部分也就只有灵魂了,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因为这具身体的神经已经被dio的头控制了,但是乔纳森依旧接收来自身体的触觉,因为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全部属于dio的头所以他无法感知,但棺材垫板的触感和自己冰凉的体温让他知道他还醒着。
本来乔纳森是无法再睡着了,但时间太长导致整个身体都基本处于机能停止,大乔的意识在几个月后终于陷入沉睡。
沉睡前的乔纳森留下来的最后意识是抗拒dio与他的身体融合,这就是为啥这么长的时间里dio都没法习惯乔纳森的身体。
九十多年后出水的那天乔纳森没有立刻醒来,身体机能慢慢恢复的过程中乔纳森也在重新建立意识,同步的触感和模糊的意识以及这种不受控制让他感觉就像是活在梦里。
彻底清醒的那一刻是在dio吸干第三个那艘船的船员的血的时候。
血液令他的身体感到充实,手上还传来血液的潮湿感和原有的体温。
他只感到罪恶,然后无比的痛恨自己。痛恨那天没有成功杀死dio的自己。
然后他现在什么都做不到了,除了妨碍dio与他的身体融合。他接下来的每一天只知道自己的身体又吃了多少面包,还有血液给他的身体滋润,令人作呕的欢愉。
更混账的是dio还去玩女人了。
可乔纳森睡不着,他仅有的触觉拷打着他的灵魂,但他连咆哮都做不到,抱头痛哭都做不到,去死也做不到,他实在是无法认为这只是dio的错。
这就是惩罚吧,乔纳森如此想到。
变化在第四年发生了,箭插在了他的身上,从那一刻起他的眼前不再只有一片黑暗。那片黑暗里头出现了一大片无边无际的紫色荆棘,并且他能看见自己的样子了。不只是这些,他还能听得见外面的声音,甚至他闭上眼睛他面前的景色就变成了外面的世界。
替身,隐者之紫,他听见外面有一个老女人这么说到,他闭上眼睛看着dio的视角,那老女人正在为dio出现了两个替身感到狂喜,然后通过dio他知道了更多关于替身的事情。
谁也没有发现隐者之紫是属于谁的东西,明明一个人只有一个替身是铁则,他们却不抱怀疑。
乔纳森终于觉得自己或许能做些什么,这些紫色荆棘看上去远不如世界强大,但那就是乔纳森仅剩的希望了。
他不停的摸索着隐者之紫的能力,根据恩雅的提醒进展十分顺利,然后他也发现了一些连恩雅都不知道的,隐者之紫的真正拥有者才能使用的真正能力――不只是念写,而是掌握一切世上已有的信息,不只是获取,还有传递。
虽然能传递的只有能量与信号,但是足够了。
他发现隐者之紫能把他想知道的事情直接印在他的意识里,然后他逐渐发现了乔斯达血脉的共通性。
他的感召通过隐者之紫如此清晰的传达给了乔瑟夫与承太郎,但后来他发现dio对他后代的怨念同时成了诅咒与他的感召一同传达给了他的血脉,甚至强烈到承太郎为了抵抗它无意识的戾气变得越来越重。
但乔纳森的精神力经过如此漫长的折磨,现在唯一的愿望使它变得及其强大,他要把力量的信息传递出去。
以这具身体持有的信息为蓝本,将隐者之紫复写给乔瑟夫,将世界复写给承太郎。
(乔瑟夫这流氓年轻时就用波纹打人,给他白金还得了哦)
但世界毕竟不是他的东西,讲近战替身的数据解析复写再传出去用了更多的时间,但他无法把时间停止的数据直接传出去,因为时间停止这个能力成立之前需要使用者本人先对时间停止产生认知。

“等结束了去了那边,我会好好向你道谢的,花京院典明。”
花京院的最后信息经过乔瑟夫终于传给了承太郎,乔纳森终于可以开始向白金之星传递时间停止的能力了,完成度越来越高,承太郎能动的时间越来越长,中途乔纳森被承太郎打穿痛的差点断线,又为差点死掉的承太郎捏了好几把不存在的汗,最后决定相信孙子的孙子,自己专心的传递能力。
压路机下来的最后一刻信息完备,承太郎那一刻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可以轮到他来掌控时间了,然后时间理所当然的被他停了下来。
身体爆裂的那一刻乔纳森忘记了痛,只觉得无比安心。
白天到来,身体灰飞烟灭的瞬间,乔纳森那片漆黑的只剩隐者之紫的空间也碎了开来,无边无际的隐者之紫也开始逐渐消散,他回头看到dio站在那里惊讶的看着他
“JOJO,你一直都在这里……?”
乔纳森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
“抱歉,我一直都在,你最无防备的地方。”
――――――――――――――――――――
爆吹大乔,是这样的

评论(4)

热度(42)